我滿懷欣悅地回憶起我心曾有的一切愛意,回憶起如此溫存卻又如此盲目地眷戀。

a0241445_18414210.jpg

透過夜晚八點三十分的電鈴聲,從快遞手中我接過人生第三個階段的薔薇花束。三十分鐘前的我才剛脫下被汗浸濕的襯衫和窄管褲,粗略地沖過冷水澡後換上黑色背心和格紋短褲準備當日晚餐。稍稍被冷氣浸透的微窒空間裡iTunes正隨機轉到椎名林檎的ギブス。上次跳到哪一首被我切掉並不打算花心思回想,總之就這樣開始了。

16歲穿著女校百折裙的我暗戀上了椎名林檎,暗戀她的窄肩、她的下巴、她的腳踝以及她鎖骨到前胸的位置,那是種微妙且衝突的暗戀,帶點情慾帶點禁慾的反覆聽著她的曲子試圖解讀她的純熟與線條。與其說想成為像她這樣子的女人,倒不如說她對我而言是具有深度的性幻想對象。然而直至今日她長大了我長大了也未曾開口向任何人提及這件有些異色的崇拜,但也許涉及到大腦中情感的區塊,因此每當她的曲子響起,總讓我想起被遺忘的東西、消失的東西、死掉的東西,而這其中卻幾乎沒有值得哭泣的要素。

また四月が来たよ。同じ日のことを思い出して。已經八月了啊,但是否該想起些什麼呢,她唱到這裡時門鈴響起,快遞先生輕快地拉開保冷袋,將中型紙箱塞進我的手裡:「來自大宮先生的包裹,煩請簽收!」大宮先生?現在回想簡直都要笑破我的肚皮,而快遞微微上揚的嘴角似是而非地猜測我應該是個熱戀中的女人,但正確的現實裡我只是個下班後穿吊嘎和男生內褲似的格子短褲用橄欖油爆香大蒜的人而已。

在今天收到花束以前,必須坦誠過去的我不喜歡收到花,各種形式的花都不喜歡。但這麼說並非暗示自已是個收花收到厭倦的受歡迎角色,相反的,我收花的對象大部份都與追求者無關。人生第一階段收到的花束,是小學時親戚阿姨包了一大束白玫瑰,匆匆忙忙的丟下餐館生意揮汗如雨的以母親名義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六月天氣悶熱,一輩子都在心軟的阿姨尖瘦的臉頰正泛著汗珠,接過花束的同時年幼的我竟然只感覺心痛與玫瑰花沉甸甸的重量。

人生第二階段收到的花束,是我玩角色扮演扮男角扮的如日中天從所謂的仰慕者手裡接過的。到這年紀再仔細回憶當時的情境也依舊感覺荒謬,但我就是不怎麼認真的準備了衣裝、不怎麼準時的到了會場、不怎麼專業的擺了幾個pose笑的流里流氣,然後厚顏無恥的收下無數的卡片、禮物和鮮花。大約,也是那輕浮的時期變得討厭花束。找不到妥善安穩它們的位置、束手無策的見它們逐漸枯萎生蟲再丟進垃圾桶的過程與光景我覺得心煩的不得了。

揮別那令人大惑不解的年少高峰期,就這麼不痛不癢無畏無懼地闖進東京的第二年,異常盛開的紅薔薇在這個充滿都會成人式的生活當中戲劇性地成就了我的第三個階段。原以為自已對這世界最後的溫情僅存冷嘲熱諷與死要面子而已,可是薔薇接過手中的此時卻神經兮兮的開始倒數它們濱死的時間、焦迫的四處尋找它們不會離開的方式,待泛紫的第一枚花瓣落在我的白色書桌上才赫然明白,長年以來的厭惡並非花束的本身,而是以極端的尖銳迴避迎面而來的椎心與刺骨。

如同12年前笑笑的對我說:「會等你帶我去看飛機雲。」卻自殺死掉的友人、10年前父親的葬禮、5年前死在我懷裡的貓、還有此刻怎麼樣都暫停不了凋謝的薔薇。透過種種向上堆疊、應該哭泣卻沒有掉下眼淚的哀愁,我驚覺,踽踽獨行的漫長歲月所付諸的強烈眷戀最終被自身的懦弱顛覆成一種罪,它們的罪,與我無關的罪。

那一夜的椎名林檎,讓我想起的就是這些,往後的日子我究竟還會遺忘多少、失去多少、甚至會不會更向下墜落都不知道,但我唯一變得理解的是,面對死亡我大概依舊不懂得怎麼哭。

More
[PR]

# by xbarairox | 2015-08-18 01:51 | アラサー女の日常-地下室日記-

我們要知道在別人身上想看的只是自已的影子,我們在大沙漠中是很孤獨的,我們可能會發瘋。

a0241445_14302832.jpg

① 盲音

不敢相信到今天我對於噪音與笑聲容易感到極度焦慮的精神病依然肆無忌憚的顯現在人群當中。

前兩天參加了場以我目前荒謬的人生而言大概是最厲害最平穩最理直氣壯的婚禮。典雅華美、靜謐文情、精緻妥善,所有腦中最美好的字眼也不足以評論這空間與時間上完美的平衡價值。清脆明亮的杯盤刀叉、踩踏在鞋底下柔軟的地毯、富麗堂皇亮到簡直刺眼的廁所,每個細節都令我幾乎有種暈眩的虛榮歡快感,它世俗的體現了這場婚禮主人的品味與財力。嚴格說來,與台灣喜宴那略微粗鄙的逼酒文化來得高尚太多,太多。

可是,無論何種等級的婚禮我都無法避免的感覺終極的絕望。它象徵了人際關係的連繫、家族禮法的準繩、以及終其一生的審視與批判。打從懂事開始便畏懼這份價值觀的意義、也鄙視從善如流的結論,家人稱我是有毛病的怪胎,也要求我出了社會之後別人怎麼做就跟著怎麼做最不會出錯,如此這般的諄諄教誨。

參加了一場惡夢般吵得要命的婚禮,實在不喜歡那種矯情氛圍的空氣,每個人像笨蛋似的吃吃喝喝共同見證另一個悲劇的誕生,到今天証明人生真的淺薄痴呆又不知所云。


很多年前我在日記本中寫下這段話,可是已經想不起來究竟參加了誰的婚禮、更無法得知今天的他們到底是不是悲劇。而現在的我正試圖反抗當年的自已,坐在圓桌前露出千瘡百孔的笑臉的同時卻逃脫不了根深蒂固的愚昧與空洞,我知道我是狂妄且無禮的。

可是一想到周遭似真似假情感澎湃的祝福與笑容滿面的見證幸福,就打從骨子裡不寒而慄,我充分喜愛的這位友人並不是位俗人,思及我無法自抑地頹喪的意興闌珊。


②雜訊

最後我還是選擇逃跑,逃回房間裡最熟悉的窗前一整夜看著逐漸升起的陽光穿透窗台上晶晶亮亮的晨露與那個我所依賴的捕夢網。

前一夜應該是個我會嘗試喜歡的場所, 卻因為太過習慣看穿與視而不見而深深的感受到虛空以及不明所以的疼痛,那份虛空來自我用盡全力後的徒勞、而那份疼痛則是讓我明白即使連同靜默的回音都被真空吸進外太空也依然無法停止鬼崇的私語與窺視。

我對人類與這個世界是有愛的,同時也為愛著人類愛著這個世界卻得不到善意回報而喪氣,彼此間的友好建立在似是而非的虛妄與自我價值之上、衡量刻度與重量的面具之下,為了迴避被判斷被剖析被質疑被議論我極其所能的當個正常人嘻皮笑臉像個譁眾取寵的渾蛋,這是我唯一的心機,使出這個心機之後我卻滿身碎片的迷路了。

「我相信妳的世界也是,不需要因為那些不懂妳的人寂寞。」

我的心底哭哭啼啼,到處尋找能讓我安定下來的東西,閉著眼不停的想著LIVE時Tsunehito正中間的位置、下著雷雨的福岡、夏天午後的防波堤,然後某個人忽然這樣對我說,我就不哭了。

More
[PR]

# by xbarairox | 2015-06-23 14:25 | アラサー女の日常-地下室日記-

馬格利特畫展@六本木國立新美術館

a0241445_23453561.jpg

從小喜歡瞎畫一通但沒什麼藝術天份,中學時的寒假作業要我們交展覽觀後感,正巧當時舅舅任職總編的某報社主辦印象派畫展,於是要幾張免費票,拉了幾個狐群狗黨就這樣進去亂七八糟鬼混一圈,不到五分鐘就從出口鑽了出來。還記得那時舅舅不可思議的叫道:「你們到底有沒有看清楚畫呀!雷諾瓦都會氣到活起來!」

直至高中,唯一一次作品被美術老師貼上黑板大肆誇讚後,曾經一度自我感覺良好的以為自已搞不好是個被社會埋沒的繪畫天才。不過長大後仔細思考當時的那張畫,忽然想起老師感動萬分的說她從未見過筆觸和用色這麼重金屬的菊花,但我畫的其實是向日葵。

More
[PR]

# by xbarairox | 2015-05-21 23:44 | 雨宿りの御遊戯場-活動相關-

第7回東京蚤之市@京王閣

a0241445_16344057.jpg

從小就有相當麻煩的人群焦慮症,若周圍出現多於七位陌生人並且距離身側低於五十公分我的思緒與視角就會變得混亂且躁動,厭倦那如同電波干擾一般無法判斷的雜訊,小時候總以哭鬧和尿遁抵抗,因此常常被熱衷社交活動的母親批評 「小家子氣」。

直到長大有自主權利後幾乎都會利用瑣事避開一切需要與人類交流的聚會(包括親戚聚會)或者需要與人類擦肩磨踵的場合(包括學校校慶),雖然能夠如此這般小心翼翼的選擇獨處對我而言是件值得慶幸的事,但母親的那句「小家子氣」的確影響我成長時期對自身的看法,為此還認真思考未來自已大概無法成為一位妥當的大人吧啦吧啦…。

後來,村上春樹在日本某個極小篇幅的專欄中說過,這世界上無論是誰性格裡都有歪曲傾斜的部份,唯有懂得管理分配它在我們身體裡的位置才能夠理直氣壯的發展完整的自已。

於是心安理得的我就這樣蹎蹎躓躓成為一位小家子氣的大人,來到東京之前原以為我唯一能夠適應人群的場所只有LIVE HOUSE,不過日本各式各樣分散我注意力的市集和展覽都讓我討厭人群的立場變得薄弱。

時至今日只好重新UPDATE,除了LIVE HOUSE和市集展覽以外,我依然是不打算復原的人群焦慮症患者。

More
[PR]

# by xbarairox | 2015-05-10 15:14 | 雨宿りの御遊戯場-活動相關-

DIZAIN Record Present「Far East Dizain Gathering」@新宿ReNY

a0241445_14391072.jpg

♥ session band list ♥
Far East Dizain/Jupiter/NOCTURNAL BLOODLUSST/DEZERT/D.I.D

◆◆◆

2010年年末衝著DELUHI活休發表去神戶看了他們最後一場入場番號奇糟無比的LIVE,對他們的表演已經毫無記憶,但若提及僅存的印象,大概是滿場激動的上班族、身在其中活像洗車廠似的ヘッドバン和Leda那張亮到發光的臉龐。

在那之後DELUHI正式解散,以吉他手而言無論技術才能臉蛋甚至人脈都異常優秀的Leda東奔西跑到處支援我看不懂的樂團,當時還想著V系這世界少了這麼一個吉他刷的嘰嘰嘎嘎響的人材實在好可惜啊,結果時隔四年後的今天他回歸V系了。

於是衝著舊情,決定去一趟新宿ReNY看看有沒有復燃的可能性。

More
[PR]

# by xbarairox | 2015-04-18 14:38 | おバンギャ進化論-LIVE REPO-